搜索
客戶端

中品天下

中國國家品牌網官方公眾號

中國國家品牌網是我國品牌領域權威信息發布平臺

虛擬偶像竟然也開始“搶”品牌代言生意了?

2019-10-12 15:10:52   來源: 資訊總覽 編輯 / 菀晶銘
摘要

最近這幾年,“品牌年輕化”成為了眾多企業發展轉型的關鍵詞。對于品牌來說,如何與90、00代的青年人溝通,刺激他們的消費痛點,變成了時下剛需。......

沒有人永遠18歲,但永遠有人18歲。

最近這幾年,“品牌年輕化”成為了眾多企業發展轉型的關鍵詞。對于品牌來說,如何與90、00代的青年人溝通,刺激他們的消費痛點,變成了時下剛需。

畢竟,成長于互聯網時代的這屆年輕人,真的太難“討好”了。

16.jpg

當明星代言、博主種草、KOL直播帶貨的形式玩遍之后,商家為了爭奪自己的目標用戶群體,開始在突破次元壁的邊界試探。

從以一首《甩蔥歌》打開虛擬偶像新紀元的初音未來,到受邀出席巴黎時裝周的虛擬博主MiquelaSousa,“二次元”早已不再是一種亞文化,也不再是某一群年輕人的專屬,它正逐漸從邊緣向主流進擊。

嗅覺敏銳的品牌商家們,自然也不會錯過瓜分市場蛋糕的機會,“虛擬偶像之戰”已經打響。

17.jpg

他們竟然是中國

虛擬品牌代言人的鼻祖

其實所謂的“虛擬偶像”,就是指一種基于現實世界中的某種職業或者二次元世界中某種設定的虛擬角色。

早在1980年代,美國就創造出了一位名叫Max Headroom 的“明星”,他不僅參演過電影,還拍攝了不少的廣告片。

18.jpg

而讓追捧“虛擬偶像”成為現象級話題的,則是日本音樂軟件公司打造出的聲庫軟件“初音未來”。

以初音未來名義發行的單曲,銷售量直沖日本公信榜,她甚至被《時代》雜志評選為“最具影響力的架空人物”。由于歌迷數量龐大,初音未來自己還舉行過實體演唱會,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使用全息投影技術舉辦演唱會的虛擬偶像。

強大的粉絲號召力,讓初音未來成為了品牌方眼中的“香餑餑”,時裝、游戲、日化,甚至汽車的代言合作源源不斷,變身名副其實的“吸金女王”。

其實講到利用虛擬偶像做代言這件事,咱們本土品牌可是起步更早呢。曾經伴隨著90后成長的那部動畫片《海爾兄弟》,大家一定都還記憶猶新。

這部動畫就是由海爾集團投資數千萬制作的,博學機智的海爾兄弟組合深受大家歡迎。隨著動畫片的熱播,海爾的品牌形象也成功的在觀眾心中樹立起來,讓大家潛移默化的對海爾集團產生了品牌認同感。

作為中國虛擬偶像代言的鼻祖,海爾兄弟為海爾集團創造出的品牌宣傳價值,早已不是具體的金錢數額能估量的了。

當年那個看似“賠錢”的動畫投資,卻為日后海爾集團的企業文化延伸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這一品牌營銷案例也被大家奉為經典。

19.jpg

品牌為何愿意投資虛擬偶像

在娛樂產業如此發達的今天,偶像明星人才輩出,但品牌方為什么依舊愿意為虛擬偶像做廣告投放呢?

作為一種被創造出來的人物,虛擬偶像往往將大家對于偶像的理想化放大到極致。他們可以擁有完美的身材長相和性格技能,并且具有高度的可控性,這讓他們隨時都能夠以最完美的狀態展現在眾人面前。

虛擬超模ShuduGram就是典型案例,魔鬼的身材、精致的五官,她的美被無數網友所驚嘆。作為一名“可塑性”超強的模特,ShuduGram幾乎可以詮釋各種類型的廣告。因此,即便是只存在于社交網站當中,卻依舊不影響粉絲為她買單。

20.jpg

在這個人設易崩塌的時代,真人明星的偶像形象岌岌可危,任何的一點八卦緋聞,或者言論不當的行為,都有可能讓粉絲變心脫粉,危及事業發展。因為明星個人形象受損,而牽連代言品牌的案例比比皆是。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虛擬偶像的優勢就顯現出來了。擁有更穩定且安全人設的他們,可以長久的吸引特定范圍內的目標受眾,為品牌持續創造價值。

一直以來都偏好流量小鮮肉的KFC,在代言人接連出現負面新聞后,于今年公布了最新的虛擬代言人形象,上校由原來的白胖老爺爺,變成了擁有八塊腹肌的型男大叔。這波緊跟時代潮流、迎合年輕人喜好的操作,不僅讓KFC完成了品牌形象進化,還降低了完全押寶真人代言人的風險,可謂是一舉兩得。

21.jpg

相較于真人偶像而言,虛擬偶像職業生涯的“黃金時段”會更長。三次元世界的明星們青春易逝,但二次元里的偶像卻能容顏永駐。只要虛擬的人設一直存在,就能持續吸引到特定受眾群體,如同開篇所講的那樣,“沒有人永遠18歲,但永遠有人18歲”。

出道10年之久的初音未來,在2017年為紅米手機做代言的時候,依舊能夠在飯圈造成大轟動,在粉絲經濟的帶動下,紅米的銷售量也是直線飆升。這種跨次元的合作,為品牌創造出了1+1>2的效果。

22.jpg

對于時下的年輕人來說,虛擬偶像本身就是一種時尚潮流的象征,企業自然也樂意為自己的品牌打造出新潮的未來感。這也就是為什么虛擬偶像代言,在時裝、游戲、日化、美食等青年人關注的領域,特別有市場的原因。

例如與Shudu Gram同為數字模特的Miquela Sousa,就深受時尚界青睞。穿著代言的潮牌出現在各個“現實”場景中的Miquela,不僅會在社交軟件上與粉絲互動,還被邀請出席時裝周看秀,與真人icon并無差異,帶貨能力也絲毫不輸。

23.jpg

其實虛擬偶像變得主流化,無非是觸動到了年輕人對于理想中完美人設幻想的那根敏感神經。我們對虛擬人物產生的這種共情心理,使得他們在社交網絡上,得以體現相應的商業價值。

而企業則在二次元人物的身上,找到了與新一代消費主力軍溝通的突破口,用“年輕人的方式”來征服年輕人。

至于接下來,品牌如何在已經打響的“虛擬偶像之戰”中使出奇招破局,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發表評論
分享
精選評論0
沒有更多評論了
麻将机程序遥控